洪小漩
2023年11月21日 22:40
关注

你对我而言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摄影:洪小漩

出镜:若男

八年了,养个孩子都到了念小学的年纪了。

就这样和你认识超过八年,好久啊。

想起生孩子之前,去温州住在你家,你牵着那只叫粽子的阿拉斯加带着我去乡下疯跑。在我离开的时候买了一大兜鳌江的粽子让我带回杭州冻在冰箱里慢慢吃。

想起生完孩子后,你某一天想起我,便会趁着我回上虞探亲的日子买个火车票直奔来看我。面对一桌的长辈,你笑靥如花,自来熟地说“我不会客气哒”……

这次,你带着妹妹来找我,拖着个硕大的行李箱,坚持要送我。我说,我有。你说,丢掉,用这个。我咋舌。

我们会分享各自的生活,你跟进菲比成长,也会和我分享共同认识的朋友孩子已经长到

评论
收藏
更多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
一晃眼乐高两岁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乐高 莹莹和我说,乐高快两岁时,我一时恍惚。 孕妇照还是我帮忙记录的,现在乐高降临世间都两年多了。 想起上一次见面还是春天时候,他蹒跚在信义坊的木香花下。这次,却是已经能熟练地跳起《江南style》给我看。 过了30岁后,时间仿佛流逝地格外快。一晃眼,孩子们大一圈,又大一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