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碎美好

2156张图片 · 

放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凑成花花绿绿的一个专辑

收藏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红裙子 摄影:洪小漩 出镜:思丹 春天买了这件裙子,却到了秋天才有机会拍。 天黑之前,穿着它去玩一下。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农家宅院静 摄影:洪小漩 场地:爷爷奶奶家 十一假期,去了爷爷奶奶家。 什么都没变,爷爷奶奶身子骨还是一如既往健朗。多幸运。 我把给爷爷奶奶拍的照片发了朋友圈,一个朋友留言,岁月把桌凳盘得油光滑亮。 我把这句话念给阿科听,他笑了笑,感叹这句话说得真好。 爷爷去山上捡了些栗子,让晚辈们带走。奶奶专门宰了一只养了六七年的老母鸡。家里的小黄狗,看着我们摇头摆尾,绕着脚打圈圈。 爷爷分拣栗子的时候,我拍了照,发了朋友圈。然后被我妈妈批评了。 她专门打电话过来,责怪我怎么可以让老人家穿打补丁的裤子呢。 我哭笑不得,就在白天,我还问过阿科,怎么可以让爷爷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呢。 阿科同样无奈,解释到,老人家就是小时候节俭惯了,明明衣柜里都是崭新的衣物,每次干活却一定要换上最破旧的出门。 就连奶奶说他,他也不听啊。我们只能随他去了。我如此和妈妈解释到,她才放过我。 在爷爷奶奶家的日子,看小鸡啄米,老狗护院,听山间虫鸣鸟语,挺好的。 离开之前,爷爷奶奶送我们出门,挥挥手,用上虞话和我告别。 下次再来。他们说。
0
0
放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凑成花花绿绿的一个专辑
专辑名*
描述
标签
Tips:多个标签用逗号或回车键隔开,最多添加5个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