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无间,心在桃源。”其中的无间,便是无间炼狱,桃源,指的是桃源仙境,其实也就是逍遥洒脱,纵使葬身火海,也能笑看风云的气度。当君吾知道谢怜说出这样的画话的时候,再回想自己的经历,定时觉得此人太过稚嫩,或许是年少轻狂,就像当初的自己一样,总是抱着一副“拯救苍生”的抱负,那种义无反顾,目空一切,但是真正遭人背叛的时候,又怎能能还会“心在桃源”?
0
8
天官赐福
0
1
跪在偏僻荒凉的庙宇里虔诚祈祷,献上一朵小小的白花。“若是你不知道为何而活,那便,为我而活吧。”单薄的少年拾起那把小小的红伞,目光坚定,信仰初成。随你征战四方,为你冲杀阵前。为你而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即使死了,化成一团小小的鬼火,我也愿为你照亮前方。我一直都默默追随你,见过你曾经的风光,见证了你狼狈不堪的样子。但我还是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全部的你,你或高不可攀或万人践踏,但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武神,是我此生唯一的信仰。等等我,等我长大了,等我变强了,那个时候,我一定把我最好的都给你,我会成为你的依靠。为你明灯三千,为你花开满城,血雨探花,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你。“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1
14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我想保护他。” “我愿永不安息。” “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就好了。” “那我不让他知道我在保护他就好了。”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我永远是您最忠诚的信徒。” “我不会忘的。” “我不会的。” “信我,殿下。”
0
4
谢怜在天宫的时候就听了很多花城的传言,心里很佩服他,可谢怜飞升后被贬,封住了自己的运气,花城找不到他,苦苦找了800年。花城也变成了小孩子,等他俩相遇时候,谢怜已经认不出花城了。
0
3
他曾经是天之骄子,命格极好,锦衣玉食,十七岁便得道飞升。 他如今是三界笑柄,厄运连连,落魄潦倒,八百年来流落人间。 他曾经骄傲非常,放话要拯救苍生。 他如今低阔谦卑,温顺的没了棱角。
0
2
忽然之间,谢怜就眼眶发热,视线模糊了。他道:“抱歉,忘了吧。” 不知名的鬼魂跃动的火焰更亮了,道:“不会忘的。太子殿下,我永远是你最忠诚的信徒。” 谢怜强忍着哽咽道:“……我已经没有信徒了。信我不会有什么好事的,可能还会带来灾祸。你知道吗?连我的朋友都离开我了。” 不知名的鬼魂宣誓般地道:“我不会的。” 谢怜道:“你会的。” 鬼魂坚持道:“信我,殿下。” 谢怜道:“我不信。” 不相信别人,也不相信自己了。
1
6
三郎无所谓地道:“迟早会成神的嘛。况且神么,就那么回事,你说是神就是神,你说不是就不是。他觉得是,那就是了。” 谢怜啼笑皆非,道:“这也太随便了!” 顿了顿,他又道:“……不过,他真的那么相信,太子殿下一定会成神吗?” 三郎缓缓地道:“不是相信。” 随即莞尔:“是坚信。”
0
2
原截:暴力颖
15
579
花城继续道:“我的心上人,是个勇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他救过我的命,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仰望着他。但我更想追上他,为他成为更好更强的人。虽然,他可能都不太记得我,我们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我想保护他。” 他凝望着谢怜,道:“如果你的梦想,是拯救苍生,那我的梦想,便唯你一人。” “……” 谢怜凭着记忆,颤声问道:“……可是……那样的话,你会,不得安息的……?” 花城答道:“我愿永不安息。”
0
2
不知名的鬼魂,背后是随夜长流的三千浮灯,它道:“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0
2
原截:暴力颖
10
186
八百年前,十七岁的天之骄子谢怜还不知道,在未来等待着他的是什么。天命给了他两扇门。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他全都打开了。 在那之后,他将在无力回天的狂澜中孤身一人,挣扎着渡过漫长的煎熬岁月。痛苦,愤怒,失望,憎恨,绝望,癫狂。心如死灰。 然后死灰复燃。 但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哥哥,欢迎回来。” “嗯……” “看,我说你还会遇到我的,我没骗你吧。” 谢怜瞄了花城一眼,道:“是吗?” 花城微笑道:“当然,我何曾骗过殿下?哥哥我……”
0
3
神武道惊鸿一瞥,一念桥逢魔遇仙。
0
2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1
7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1
12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1
7
我的心上人是一个勇敢的人,他救过我的命。
1
7
四大害——黑水沉舟,青灯夜游。白衣祸世,血雨探花。
0
7
不一样的。殿下,我一定要是最强的,我要让自己比所有人都强,只有这样,我才能......站在你身边,护着你,追随你
0
6
白无相慢条斯理地提示道:“这个鬼魂,生前,是你麾下的士兵,死后,是追随你的亡灵。因你战死,因你百剑穿心化为厉鬼,又因你发动人面疫魂消魄死。” 谢怜好像又模模糊糊记起来一些什么。可是,他连这个信徒的脸都没有看到,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能真的记起来什么、记起来多少呢? “也许在这里,真的还有殿下的信徒在供奉着您呢……” 是的。有的。 而且,是唯一的信徒!
4
6
这是一条长街。 长得望不到尽头,大街两侧,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店铺和小贩,飘飘的五彩招子和大红灯笼高低错落。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大多都戴着面具。
0
7
南风道:“你是太子殿下。” 扶摇道:“你是人间正道,你是世界中心。”
0
6
“我是觉得,人在这世上,不要对任何人太抱希望。不要把其他人想象得太过美好。若是一辈子不相交,远远望着,倒也罢了,但若是相识相知,到某一天,终归会发现这个人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到那时候,会很失望的。” “不一定,别人失望不失望我不关心。但对一些人来说,某人存在于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