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七

100张图片 · 

收藏
“乐儿,堕儿她呢?” “回母上大人,言姐姐心情不好呢。” 天界,艳花宫,蔷薇轩,轩主:严谨怜。 她的神色自若:“乐儿,别去打扰堕儿了,尽管她已经不小了,可是每当真相水落石出,终是会想逃避。” 女子轻轻转动手中花,细细的嗅了嗅花香。
0
0
魔族,渺韵。 女子笑颜浅浅,殊不知此乃魔。 薰伞芳香盈盈,没透人心叵测。 “没记错的话,是濮嫣华吧。”渺韵的声音空灵飘渺,虚无却又真实,让人心安,却又给人易得易失的感觉。 “小女正是嫣华,嫣华愿阁下安康。”眼前的异瞳小女孩福了福身。 “关于妤儿?” “是。” “你喜欢那个男人。”那个男人自是指嵌金国的王上。 “...”嫣华犹豫了。 她知道即使妤儿不在,自己也无法获得王心。
0
0
宋愿惜忆起曾经,箐箐很喜欢笑,她很温柔,喜欢关心人,对自己体贴入微。 黑衣轻轻,青丝楚楚,眉眼弯弯。 料是天仙下凡。 而如今... 人已变,物不存。
0
2
殿门外。 司冬意的下属,仪雯。 “小喻姐姐。” “阿雯?哎呀呀还叫姐姐啦,你明明比我大呀,雯姐姐...” “落小喻姐姐,休的胡闹!” ”哎呀,阿雯那么认真干嘛?话说你是来打听打听你们家司殿,和辛娘娘讲了什么吗?”
0
0
“本殿乃仙界司冬意,特地来见辛娘娘。” 几位仆人面面相觑,最终把司冬意带了进去。 “娘娘好啊。” 轻佻淡泊的声音从端庄的司冬意嘴里发出,没有半分尊敬感。 “司殿?呵,找本宫有何事啊。” 按年龄,辛书蝶小司冬意好几个辈分了,可无奈的是,辛书蝶一席翻身,终成娘娘了。
0
1
“茱熙姐姐!”年纪尚小的莫雍乐跑了进来。 她与莫阁主十分相似,小小年纪,便也红妆妖娆,妩媚娇丽。 “阿乐?怎么了吗?” “刚刚人家看到一妖族女子,白头发的...” “在哪?”茱熙惊讶地放下簪子。 “你跟着人家来不就知道啦!”
0
1
浓妆艳抹的莫雍雅只是轻轻一笑。 “辛书蝶,你的内心我肯清楚的很。对了,那位妖孽的妤妃,有何感想啊?” 眉间一丝轻柔,红纱一起软波。 指尖一捻妖花,绣鞋一点真情。 “莫阁主,我敢赌,她不是人,至于该怎么玩呢?莫阁主可想好了?” “并未呢。只是这嵌金国,有什么值得这一倾城倾国的小妖孽一趟迷惑呢?” “好奇?一起看看如何?” ...
0
0
有了你的世界,很美... 青衣黑发缀金花,女子笑颜悦君王。 鱼尾不阻相惜情,独爱世间唯有你。 她幻化成人,只为了他。 他暗杀道士,只为了她。 她们跋山涉水,见过满山灿烂的花,见过斑斓多姿的海,见过银白闪烁的月... 终是一见钟情到心心相印。 可是,璀妤却没忘记自己的职责。 “待我完成目的,陪我成妖可好?世世相伴。”那冷夜中,璀妤望着他的睡颜道。
0
0
“煞滟狐?王后大人找璀妤有何事啊?”步璀妤纯净的目光中带着份恭喜。 她婀娜多姿地倚坐在贝壳中,那冰蓝色的人鱼尾巴很是楚楚动人。 “璀妤,帮我个忙可好呀?” “自然帮啊,亲爱的王后。”璀妤笑的很是纯真无邪,她们两的关系更是不差。 “人界有一嵌金国。里面的金银财宝可是多。里面还有一位帝王,麻烦璀妤你迷惑住他,从他嘴里套出嵌金国皇宫,皇帝历代的私人宝库之地。” “这简单啊,我都活了一千岁了,这点小事,都不知道做了几回了。” “是啊,人的寿命最短,而仙、魔、妖却有长久不息的生命力...宝藏中,介缘琴分我,其他随你意,可好?” “好呀,其他就六四分,可吗?” “当然咯。” 两位女子聊得甚欢,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0
0
一女子静静的望着梵天界。 她是狄心罕。 红眸酒涩浓,艳钗金簪缀。 绯甲纤指敛,嫣袍绣带缠。 “尹鸳画?呵呵,我狄心罕将是下一任魔族王后了!一月之后,即便他再爱你,也得娶我为王后了!” 红眸闪烁着可怖的冷光,若是人见了,定是要瑟瑟发抖。
0
0
东方暮烟端着盘子上来了。 “花食中虽然有粼毒。但...是谁放的,这还不清楚,千儿为何如此断定是锦荟做的?” 暮烟的眼角有一颗晶莹的泪痣。 她的眼中风云不定,锦荟无法看透她,更无法判定是友还是敌。 千儿愣了一下,想是对这局势有点惊讶:“鸳画出身名门,教养极好,总不可能是她放的吧!” 甄缅真此时又插上一句:“千儿妹妹,暮烟又没说一定是锦荟和鸳画放的。毕竟鸳画妹妹确实一段时间未出门,送食物的婢女也有很大的下毒可能。而千儿妹妹急于将此事推脱于他人,可是再隐瞒什么?” 目前所有人都只是想将他人拉下这侧室之位,至于是谁,那可是看谁傻了。 锦荟轻轻一笑:没想到有那么傻的人,敢在这种情况下指责自己,引火烧身。
2
0
“哦?才刚出来?那你可知永悦中了剧毒。” 说话的是寂千儿。 “如此之大的事,锦荟自是知道。” “阁主,千儿兀自猜测,是锦荟在花食里下了粼毒,本是要毒害鸳画姐姐,却被永悦误食。” 锦荟内心:寂千儿是傻吗?这是来为鸳画挡火吗?到时候冤枉了人,可就只能她负责了。 阁主皱眉:“锦荟勿恼。千儿,口说无凭,证据得先摆上来。” 锦荟猜对了:刚刚那一舞,甚是得阁主欣,阁主有意偏袒于自己,这样有些识趣的人便不会公然于自己为敌。
0
0
那日阁主刚回来,浦锦荟便一身红衣迎上。 牡丹几何芳?望不透那璀璨凡世。 忧愁几何浓?看不透那繁琐人间。 一舞终散,却余音绕梁,让人回味无穷。 众人的目光变的狰狞可怖:她是要先发制人吗? 浦锦荟淡淡一笑:“阁主刚归,可喜欢锦荟这份礼物?锦荟这几日可沉迷于庭中练舞,今天才出来。”
0
0
永悦中毒的事,不知被谁传了出去。 浦锦芯跑向亭子里:“姐姐,你真的在糕点里下了毒吗?” 浦锦荟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阿芯也不相信我了吗?” “我没有,只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是她先挑起苗头的,我自会让她好看...” 那是锦芯第一次看到面色如此阴沉的锦荟。
0
2
永悦身子一抖,仿佛害怕了。 “姐姐活下去便好。”说完,温愈砸了那面昂贵的镜子。 恬昙洒了一地。 “温愈...” “姐姐。” 温愈早已今非昔比,微微长大的她美丽动人,银白双眸熠熠生辉,红衣为她点缀。 偶然间,好似听到余静对莞尔说了一句:“恬环乡有一座雪麋山,雪麋妖化,死了两位魔族公主:冷漠琴、冷尔蕊。魔族王后至今下落不明。”
0
6
东方余静。 “遵。”说完,她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来:“粼毒焕发,五时便死;问何良药?自是恬昙。永悦可懂?” “额...恬昙是什么?” “温愈的梵雪凋昙镜中的,便是恬环乡昙花。” 温愈木纳的抬起了头,静静的望着余静。 永悦直接问:“温愈,这昙花哪来的?” “恬环乡...可是...” “嗯?” 余静把温愈的话接了下去:“恬环乡已毁,如今是妖族的领地,人仙魔三界本已不融洽,多了个妖界来占取位置,自是战乱不休。”
0
1
尹鸳画坐在亭子中,思绪纷飞。 永悦和琴儿真像啊…… 可是,自己的琴儿只是自己的养女,自己的亲女儿是蕊儿。 蕊儿如今死不瞑目,真相总会水落石出的。 那日雪麋谷,蕊儿戴着莲蓬,骑在雪麋上,好奇的张望着远方... 不料飞来横祸,跌身悬崖。 雪麋被妖化了,琴儿为了她,也死了... 这几百年来,鸳画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0
0
永悦蹦跶蹦跶地跳着,心情好的很,那花食实在是太好吃了! 不停的摇着粉扑扑的扇子。 “诶?温愈,温愈!” 温愈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银白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永悦姐姐。” 她突然低下头,静静的注视着梵雪凋昙镜:镜中的花瓣似乎在震动,几片花瓣微微发黑,并蜷缩起来,好似凋谢了般。 温愈淡然的声音好似有了丝紧急:“永悦姐姐,花凋,命殒。姐姐的法力正在被吸走...元神魂魄寄寓于昙,昙谢,魂灭。”
0
0
有一美人兮,立身于庭中。 月光思何念,昔旧谁可知? 她是浦锦荟。 她朴素,不爱浓妆艳抹。 她坚强,不爱哭啼耍闹。 她温柔,不爱心机深重。 她真实,不爱虚情假意。 可谁又知晓她? 除了梵天界阁主,其他人只认为她是个矫揉造作、惺惺作态的狐狸精罢了。
0
0
桌上的糕点镶嵌着花。 “这是?”永悦好奇地戳了戳糕点。 “花食,以花入馔,爱花成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 永悦很大胆的捏起一块塞进嘴里。 “好吃好吃,甜甜的...” “是吗?这是锦荟带来的,她呀,就是喜欢做这些好吃的小点心。”永悦殊不知尹鸳画暗中轻轻一笑。
0
0
尹鸳画。 大家闺秀,渴望爱情而假死,躲过入宫。 年纪轻轻,盼望幸福而心机,妾不弱她。 “悦儿啊,姐姐的笛音可动听?” 她的声音轻柔婉转,和善的微笑,让人立马放下警惕,特别是这种年纪轻轻的小女孩。 梵永悦点了点头:“好听,姐姐可以教悦儿吗?” “嗯,饿了吧?锦荟她送了些糕点来,看起来很好吃呢,你想先尝尝吗?”
0
2
甄缅真。 被公认的最美、最贴心之妾。 可是只有缅真一人知道,她曾多狠过。 冷夜风凛,凄雪苍苍,指尖红血,掐紧玉颈,明知那是亲女儿... 雕门外开,清香拂来,跌坐雪地,冰冷至极,惺惺作态得君惜... 她掐死了自己的亲女儿,梵缅妙,只为让那比她还要漂亮万分的小妾被误会,最终喊冤叫屈而死。
0
0
梵天界阁主之妻:江窈岑。 她淡淡的看了看竹悦宵:“阁主还未归,入门也有七日了吧?自此,为你赐名,梵...” “师母!”悦宵打断了她,虽然师母似乎轻轻皱了皱眉,但她还是说了下去:“求师母赐名带悦字...” 她的目光很坚定。 大堂里窃窃私语。 师母竟点了点头:“赐名于,梵永悦,永远的永,可好?” “嗯,多谢师母!”
0
0
她还有一位很可爱的师姐:梵沛文。 师姐很漂亮,她知道,但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可爱的师姐竟然是被捡来的。 天命难测谁敢料? 终是一番空算罢。
0
0
专辑名*
描述
标签
Tips:多个标签用逗号或回车键隔开,最多添加5个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