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扶苏

194张图片 · 

收藏
他是当朝天子,他是辅佐他的宰相。  他爱他,他亦爱他。  可世人不允许这样扭曲的爱情,何况天子。  于是,他未立后,他亦未娶。  总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的过去,然而,世事又怎能如他们所料。  又一次的早朝,众大臣分分劝鉴,为了国泰民安,请求皇上立后!  看到众大臣坚定的眼神,他用力拍着桌面,怒斥道:“你们连朕的私事也管,未免管得也太宽了吧!”  尽管他据理力争,却仍然得顾全大局。  然而他还是不甘心,没答应他们,怒目着快步离去。  为了江山社稷,他去了养心殿,面见他。  他仍旧是生气,不仅气众大臣管太宽,也气他,没有帮他说一句话。  他知他的气,知他的情,可终究是斗不过命运。  摇了摇头,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劝他立后。  虽心有不舍,但不得不弃。  这份情,终是得不到罢。  这份爱,终是不能相守罢。  他无言,最后终是默许了!  只对他说了句,你等我。  三日后,听说,丞相因为身体不适,辞官了。  听说,皇上娶了丞相的妹妹,立为后。  听说,当今皇后与丞相容貌相似,几乎一模一样。 听说,皇上娶了皇后之后,非但没生气,反而日日笑开颜。 
0
0
那一次的花灯会上,他点起一支小小的烟花,递到她的手中。“漂亮吗?" 她笑着点头:“漂亮,看着这烟火,觉得好暖" 他宠溺的笑笑,揉着她的头发说:”傻瓜,这烟火这 么小,怎么会暖呢” “因为是你给我的啊” 那年起了战乱,他被迫从军,不幸战死沙场。 又到了花灯节,她叫丫鬟点燃了好多烟花,她看着 它们一点一点燃尽,不语。 很久以后,她忽然痴痴地问了一句:“怎么今年的烟花,会这么凉...”
0
2
她也曾金殿跪求,一天一夜。她也曾以死相胁,绝食相迫。奈何君心如铁,和亲已成定局。最是无情帝王家。她最终,还是踏上了和亲的花轿。他揭开盖头,第一次看到满脸泪痕的她。“可是不愿?”他轻声问她。她抬头,“既来之,则安之。”他揽她入怀“此生定不负你。”从此,他宠她入骨。她随他南征北战,扩充疆土。孤军深入,冲锋陷阵,她陪他。她助他打下半壁江山,他许她百年之约。“最后一战,可是你母国。”他抱她入怀。“臣妾此生只为夫君谋。”最后一战,旗开得胜,四海归一。她朝母国的方向跪下,叩了三首。起身,回宫。喝下了早已备好的鸠酒。他登基为帝,后位自此空悬。遇见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
0
0
他是将军,她是郡主,西湖畔的梨花烟雨中,一笑难忘,不知名的情绪在懵懂中悄悄萌生。他要出征,她微笑着递给他一支紫茉莉。紫色,亦是她最喜爱的颜色。将军战败,他战死沙场,她要去遥远的蛮疆和亲,却穿着一身白衣跪在他的碑墓前,修长的手指在无名碑上一遍遍地刻画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她记得他说过,他会回来娶她。现在,她穿着他最喜爱的白色来嫁给他了,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送君茉莉,望君莫离。”身后苍原,已是繁花满地。
1
5
他是皇子,她是敌国公主,他们的爱情,注定是不被祝福的。 终于,她受不了这样步履维艰的爱情。她对他说:"你等我两年,待我弃了这公主的枷锁,回来与你执手白头" 他揽过她:"好,我等你" 她想尽办法,一年后,终于逃出了皇宫。 可,天意弄人,她正巧赶上他的喜宴。 她站在角落里看他喜笑颜开,也笑了,不知是笑他,还是笑自己。罢了,原因,理由,通通不想知道,缘,尽了。她笑笑,托人带给他一封信,离开了喜宴。 一年之约,不过空话一句,妾心已死,请君勿寻勿念,缘尽于此,从此相见陌路人. 此后,城中戏班里多了一名戏子,名曰君陌。
0
0
“小狐狸,你想清楚了?人的寿命可比我们这些妖类要短上许多。”   “嗯,我明白..”  “小狐狸,你真的打算找到他以后就以身相许?要报恩的话还有很多别的方法啊...”   也许我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报恩,我大概是存了一些私心。   我最终是找到了他,我没有以身相许,只是在他的府宅边找了一间房子住了下来。  我看着他与一个平凡的女子成亲生子,看着她陪着他从青丝变白发。  我是妖,注定无法陪他生老病死。 只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护他一世安好。  他去世之后,我便开始在人间四处游荡。   只是那之后的许多许多年,我再也没有见过比他笑得更好看的人了。
0
5
他是威慑四方的将军,她是他心之所系 他说再等等,等我打完这最后一战,用整个兵符为聘 她已从豆蔻等他到是十之有九,早已无人问津 他夺城在近,已是势在必得 他战无一败,又怎会放手眼前胜利 她被敌军夜擒而走,隔日便以她相要 她对他说,别管我,继续攻城 他犹豫了,这城池他可再夺,而她只有一个 然,却又想到那死去的千万人马 终是一声令下:攻城 她苦笑,她终是敌不过他的战绩 声落,人亡 他大呼“敏儿”,却无人响应 他将一切怒气发在敌军之上 血洗敌阵,却只得她冰冷尸体 自那战后,疆场再无他身影 将军府十几年无人居住,满覆灰尘 有人说“那日他自刎在她身侧” 有人说“他将她葬于高山日夜守其旁”
0
0
新王登位,召集大臣商议治国大计。  他一身白袍,雍容华贵地斜倚在龙椅上,懒散的问:“本王欲收复这天下,众卿有何高见,左相?”  左侧身着黑衣面容冷峻的他答道:“无心,无情,无言。”  他有些玩味地俯身向他:“哦?本王瞧着,你也是个有情的人罢?”  他身子微微往后仰,面色不变:“情,乃世俗之物。”  他大笑着坐回龙椅上,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哪天可别哭着和本王说你被伤了。”  他毫无惧意地直视他,淡然道:“便是你有生之年,也无缘见到那一天。”  六年后,他带兵攻入皇城,欲将那个一直笑得云淡风轻的他从王位上赶下来。 剑到胸口,却无法再前进半寸。  城外烽火连天,他却依旧笑得张扬:“左相,你终究,还是爱上本王了罢?”  他皱眉,猛然将剑刺入他的身体,转身离去,毫无半分留恋。  一朝,王朝覆灭。  次日,新王登位,开始了对大周王朝长达数十年的统治。  只是在新王任位的这数十年间,后位一直无人。
1
15
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0
3
帝王攻略
1
6
帝王攻略
1
8
我为你披上嫁衣,你却为她跨上战马,我为你断三千丝发,你却为她哭到声音沙哑,我不知道哪里比不上她,许是她为公主,我为民吧。
0
2
他走遍天涯,灯下桃花暗,风声嘶哑短,前尘皆儿戏。 却不知,她门前桃花浓,土下埋老酒,一等就白头了余生。
0
7
他是本朝最小的皇子,也是最聪明的皇子。如今皇上病重,各皇子野心勃勃,局势动荡。 这一晚,他又在部署兵力,她走进书房,带来了几道素净小菜和一壶上好的石酿春。 “今夜又要熬夜了罢?我带来些酒菜,吃些再忙如何?”她温和的眼神中莫名带了一丝哀伤。 她是三年前他从山贼手中救出的,三年来一直照顾在他身边。 “谢谢!”他冲她一笑。 她递过一杯酒道:“喝杯酒暖身吧。” “你去那边桌上,将上面的锦盒拿来。”她起身拿来锦盒 “里面是什么?”他笑笑,没有回答,而是举起手中的酒杯。她与他碰杯,一饮而尽。而后,他缓缓道 “我都知道了” “我知道了你是皇兄派来的刺客。” “我知道你这傻丫头不忍杀我,将毒酒留给了自己。”他将锦盒打开,里面竟是那张写着大皇子给她的任务的密信。 “所以,我刚刚,把酒换过了。 ” 她看着他,突然轻轻的笑了,猛然一口鲜血喷出,在他惊愕的眼神中倒下。 他大惊:“怎会这样!那毒酒分明是我喝的……” 她费力的笑笑:“我就赌你会知道…我就赌你会换酒…果真…赌对了…你知不知道,其实你原来的那杯酒…才是有毒的…你这笨蛋,我这么爱你,怎么忍心让你死……”
0
12
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歌不尽乱世烽火。 淡辉夕颜,公子如玉,是你执一把青伞,为我许下一世长安
1
6
她与他自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 那年战乱不止,烽烟不息,他名入军册。  离别前,她为他整理行囊, 将祖传的玉佩也放入其中。  “你等我,我定安然归来。” 他将她拥在怀中。  “你说的,莫要食言。君若未归, 我必不离。”泪水汹涌而出, 湿了他的衣襟。 三载已去, 她早已在他们分别之地建起一处茅屋。  日生日落,她仍然等着,却还是不见他。 只是不知何时起,屋前被人种下一株桃树。 又是五载,陪伴着她的还是那棵高大的桃树。桃花一开便是四季不凋,唯美至极。 后来她两鬓染上霜华,还是没见到他。 终是归期将至,倒在桃花树下, “如今,我等不到他了,你替我等吧……” 满树桃花翩然落下,她轻轻抬起手, 一片桃花落在手掌。 无力地闭上双眸,眼角含着笑意。 安静地睡在桃树之下。 那棵桃树好似一瞬之间苍老不少,  桃花落尽…… 
0
2
你说,十里桃花,两人一马 后来,谢了繁华,生死无话
0
12
世间有百媚千红, 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0
1
时光微凉, 那一段长久的往事, 我撑伞路过, 袭一身素衣走过, 恰逢,与桥上你, 相对一看, 错成风景
0
2
“快跑啊!大魔王来了!”众人四散奔逃,陵墨委屈地蹲在地上,“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理我,呜…” “你的名字可是陵墨?”突然,眼前多了一个年轻男子,“是…正是,你是谁?不怕我吗。” “我是一条五百年前的黑龙所化,法力居你之上,当然不怕你。”“那…你知道大魔王是谁吗?村民都把我认成他了”“你失忆了?”男子皱皱眉。 “啊?什么?我不知道。呜…”陵墨可怜巴巴的,觉得自己好生委屈。 “这样,你先随我来,暂且住到我里。”“喔…” “你曾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王,害了不少村民,你可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不记得了,什么都不记得,我只知道我叫陵墨…” “哎,好吧,其实我此次前来就是为了铲除你的,既然你失忆了,那我便不再追究,但是惩罚还是要有的。”“什么?惩罚?”“没错,不过你今天太累,还是早些歇息吧。对了,告诉你,我叫千华。”陵墨就这样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天。“今天就实行惩罚吧,你去洗干净身子,上床,把衣服脱了,躺下闭上眼睛。”陵墨稀里糊涂地被人压在身下,“你惩罚的时候轻一点,我害怕”陵墨一早醒来,昨晚的事模模糊糊的,身后有隐隐的不适感,他只记得最后千华说,以后做错事都要这样惩罚,于是乎每一陵墨都要按时做错事
1
5
三年前,他在街角遇到了无家可归的她。他问 『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她用清澈的眸看他『好』 她开始在他的戏班里每天卖力地演出,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唱词都做到最好,戏班里其他人都说她没必要这么拼命,她只是沉默一笑,她想做到最好,这样就能看到他笑,能听到他赞赏,她想让他开心。那时的她不知道,这种感觉叫爱。 三年后,她成了戏班里的顶梁柱,声名大噪,甚至连平王也被惊动,要娶她为侧妃。 进王府前一晚,她找到他『明日…明日我便要进王府了,想来听听你的想法』 他埋头读书『自然是替你高兴』 她咬唇,不甘心的再问『你…可有一丁点舍不得?』 他抬头迟疑道『你的心思,我知道,只是,我不曾爱你』 她惊,一双手捏了又放,定定地看了他许久,终于拂袖离去。第二日,一张喜帖送到他的手里,她的婚期定在十日之后。他捏着喜帖大笑不已,猛然口吐鲜血,昏厥了过去。 醒来看到熟悉的大夫,他问『我还能活多久?』 大夫叹『我本告诉过你,勿忧勿怒,谁知你却不放在心上,如今你已病入膏肓,活不过五日了』 命不久矣么?呵,他就知道…还好,没有误了她… 十日后是个寒冷彻骨的雪天,她一直等着他来赴宴,可他,却始终没有出现。
1
6
他走遍天涯,灯下桃花暗,风声嘶哑短,前尘皆儿戏。 却不知,她门前桃花浓,土下埋老酒,一等就白头了余生。
1
5
他是帝王,她母仪天下。他不曾对她流露出过多的宠爱,可从未动摇她的后位半分。两人的距离,隔着威仪。这是更残忍的疏远。当她的青丝有了白发,她便无法像从前一样自持,她喜欢上躲藏,让他领着宫人焦急的寻找,只有那时她才会感到他是在乎她的。她站在高台上,听到他说“乖乖的,别动,我马上接你下来!”她多想看他对她的在乎,于是她又往后退几步,见他越来越紧张,而在他的一声呼喊中,她从高台上落下。她没发现,他对她的自称一直是“我”而非“朕”!就这样蹉跎了锦绣年华。而他,从此在未央宫中日夜笙歌
1
8
长安城无一人不知,苏家小姐爱玉成痴。 人也如玉般无暇,貌美如花。 城中新开了家当铺,店中有个祖传下来的玉镯,是极品的羊脂白玉,可称的上是无价之宝。 苏家小姐可是惦记已久。 那日她登门拜访,当铺老板居然是个俊逸公子。 他勾唇道,“此镯有灵性,能至今也未找到能戴上它的人。若姑娘戴着合适,便送与姑娘了。” 她未想其它,便高兴的戴上了。 他眼含笑意,“戴上了镯子,你就是我娘子。” 她又气又惊,“哪有这种说法的?”急着想摘下镯子,却怎么也摘不下来。 “娘子不用费劲了,摘不下来的,我都说了镯子有灵性。” 一人笑,一人恼。 缘,却就此牵绕。
1
5
专辑名*
描述
标签
Tips:多个标签用逗号或回车键隔开,最多添加5个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