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有扶苏

158张图片 · 

收藏
他是她的师兄,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总是努力的保护着她,尽他所能不让她难过,他知道自己爱惨了她。可她却全然不知,她只知道他是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她分不清这是亲情还是爱情。二人就带着各自的感情长大了。 忽然有一天,她哭着来找他,告诉他有一个富家公子到她家提亲,她父母已经同意了。 她哽咽蜷在他怀里着说『师兄,我不想嫁』 他叹口气,安慰她『你放心,你不想嫁,没有人可以逼你』 当晚,他潜入那个提亲者的家,杀了他。他自己却被家丁发现,也被乱剑刺死。 她知道了这件事后,疯了般的下山找到他的坟墓,抱着墓碑怔怔的坐了一天一夜,后来抚着碑上他的名字轻轻问『你那么怕我难过,怎么忍心留我一人看这世态炎凉』
0
0
他同她本是世间人都羡慕的夫妻,一个渊国的皇,一个是渊国的后。 他们成亲那日,他凝视她的眸『从今日起,你是我的妻,我会尽我所能,护你一世安好』 世事难料,那年,一向交好的轩辕国大举进犯,渊国岌岌可危,轩辕国使者要求她嫁去轩辕国才肯收兵。他震怒回绝。为保全渊国,她瞒着他随使者嫁去轩辕国。 大婚之日,却闻得他亲自率军攻入轩辕都城。 一番惨烈的厮杀后,他身负重伤,浑身浴血来到她的面前颤着声音道『我来带你回家了』 她心疼的抚着他身上无数的伤口,泪水潸然而下,哑着嗓子问『本不必为 我这样的,你这是何苦』 他笑『因为你是我的妻,我怎能抛下你一人』
0
0
阳光正好,清风微暖,她浅笑着坐在树荫下为他缝补着衣物。 她是城中一户富商家的千金小姐,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秀才。二人阴差阳错下相识,继而相爱。她的家中本极力反对他们成亲,却经不住二人的苦苦哀求,总算同意她嫁给他,但从此她便没有娘家,不能与家中的人再有半分联系。她与他隐居在山林,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可即使生活再清苦,她也觉得幸福。每天可以与他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嫁给他,她从未后悔过。想着想着,她靠着树枝缓缓入睡。 『小姐....小姐....』她被丫鬟叫醒,看着自己房间的景象微微愣住。 丫鬟看她愣住,不解『小姐怎么哭了?是又想那位秀才了么?』她抬手拂过脸颊,果然,一片湿润。她苦笑。 『原来...只是场梦...』
0
0
槐花依旧散乱空中,一曲离殇吹奏地支离破碎。 “阿拂,国都几近灭亡,我定为国厮杀战场,此曲赠予你,为我去寺庙祷告,等我平安归来。”“好,我等你,平安归来娶我。”女子将绣有槐花的荷包放入男子手中,十指交缠。女子跪在佛像前虔诚祷告:“愿他平安归来,与我一生不相离。”悠悠香炉氤氲了一室雾气,佳人的眼眶也隐隐藏着雾气。 男子厮杀战场,敌国步步为营,不知这场战争何时到尽头。他借着月光,端详着荷包,隐隐约约看见上面绣了歪歪扭扭的“拂”一字,这丫头当是第一次绣荷包吧,也不知,此生能否收到她第二个荷包。 山河永寂,韶华难寻,槐花依旧肆无忌惮的开落。 “阿拂,恐怕,今生不能娶你为妻了。”他手紧紧捏着荷包,上面已沾满了鲜血,荷包早已破损不堪,里面的槐花飞散,沾染血迹成红色,剑落于手。 “不可能,他不会死的,他说过会平安归来,会娶我的,你骗我对不对?”在昔日的槐花树下,听侍女讲完话后,她几近疯狂的扯着侍女的袖子。“小姐,老爷说为你定了一门亲事,你看……”未等侍女说完,她轻笑,一头撞在槐花树上,鲜血四溅,白色的槐花落满了一地,沾染了鲜血。她笑着,目光迷离的看着飘落的槐花,脑海里只有他为她拂去槐花的温柔模样……
0
0
她是当朝女将,一身武艺不输男儿。 那日边关连连来报,敌国将帅武艺超绝,我军损失惨重。 皇上大怒,无人敢领旨抗敌。 她却自动请缨奉旨抗敌,快马加鞭率军前往。 敌军帐前,她长枪挥舞,三名将军死于枪下。 傲慢道,“叫你们主帅出来!” “你这般想见我,当如你愿。” 他驾马而出,在她身旁转了个圈。 “看什么!” 恼怒之下挥起长枪,招招致命。他却轻易闪躲过去,让她更为恼怒。 突然他抓住长枪,借力飞上她的马,将她压在马背上。 众军茫然,看着她的脸越来越红。看着他唇角的笑越来越大。 凑到她唇边,吐气温润,“好香。” “流氓!”她别过脸去正撞上他的唇。 愕然,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却泪流不止。 不得已放开她,她趁机将他挥下马去,甩下一句话便率军退去。 “战场算账!” 三日后,两军气势汹汹,他被她刺伤,士气大涨,敌军兵败。 她虽得胜归来,却偏是开心不起来。向皇帝请旨卸甲归田。 “起床喂鸡去。” 他抱着她不放手,“今日是你喂鸡。” “我不起,外面冷。” 他又紧抱了抱,“夫君怀里暖和,等等我去喂鸡。” “嗯。”她幸福地缩在他怀中。 那日,外面天寒地冻,几只鸡饿了一上午……
0
1
她是叛臣之女,他是护国大将军。 他奉命将她满门抄斩。 她满面憔悴泪眼朦胧地问他:你说过的一辈子是真的吗? 他说:皇命难违。 他刚毅的棱角布满了哀伤与决然。她胸前绽开一抹血红。 突然剑锋逆转,宝剑刺穿了他的胸口。 醒他凄然的笑了:今生太短,我许你来世。
0
0
古风 壁纸
0
0
葵站在一座新坟前,两指夹住剑体,自中间应声而断。 葵善击剑,瑕善吹萧。 二十岁,葵之剑无人能抵。 二十岁,瑕之萧无人可和。 二十五岁,葵应剑圣之邀,比剑 于樱花之下,七日七夜后。 葵之剑浸血。瑕之萧玉碎。 …… 葵于坟前,吾一生舞剑唯悦一人,斯人已逝,则萧不吟,剑不行。琴瑟不鸣,云雨已停。
0
0
古风 壁纸 少年
0
0
她说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便是在那桃树之下。 晚央还清楚记得。那时春光烂漫,她撑一把紫竹骨伞,漫天的花瓣飞舞。 他从远处走来,白衣胜雪。身后发带翩翩。 那是城北的月老祠外。 她们相知相爱,宛若一对璧人。 两年后,仇人追杀。 他在临死之即对她使用摄魂之术。 不让她知道自己已死 只让她记得。 城北月老祠,每年四月初,在桃树下等我。 等我。我会回来的 与我们初见时那般 多年后,她已面容衰败。 直至三十年后的那天,她等不下去了。一倒便再也没有起来。 临死那一刻,她好像看见他从远处走来,一如初见,白衣翩翩 直至人影越来越模糊。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桃花便纷纷落下来。记忆里还有当年树下而立的少女。 桃花落,相思尽。
0
0
那一年,他们的国家发生了战乱,他们被迫分开。那一天,她为他擦拭了宝剑,为他的剑穗缠上了新的流苏,笑颜如花的说着那些动人的情话。 她说,她会等他,哪怕是容颜不在,青丝成了白发。 他说,他会回来娶她,为她描眉作画,亲手将后山栽满十里桃花和樱花,亲手为她绾发。 花开花落,不知已是多少个冬夏。她站在屋前,院里的桃树开满了桃花,那几壶陈酒挖出又放下,说是,等他回来一起把酒天涯。 一日,有人来访,男子轻摇着折扇,俊美无双。 她愣住,只是淡淡的一笑,习惯性的拂过耳旁的碎发,她好像不曾见过他。 “公子,我们认识吗?” 他笑,拥她入怀。 “娘子,为夫来接你回家。”
0
0
她,鲛人的遗孤,她的鲛珠是天下奇珍。 他,剑宗圣子,原也是要抢夺的人,却在她重伤时救了她。那天她伤得极重,意外地游到了他的临渊池。他正望着池面走神,却发现水面泛起涟漪,一个芙蓉似的脸庞浮出了水面,面色苍白。她醒来己是第二天了,抬眸便发现床边的他,他的睡颜安静而美好,让人不忍打扰。这几天都是他尽心尽力照顾她,而她却担心被他发现自己是鲛人。沉默了七天的她,终于不安地开了口“我是鲛人” “我知道”他淡淡一笑,似三月的暖阳,让人如沐春风。 她惊诧,她以为人人都在互相利用,他又笑了,温暖的目光透过她的眼睛直射心底,触起一丝柔软。 她怔住了说她叫云烟。 他轻笑“是个好名字,我叫如陵”如陵,他叫如陵。她在心里默念。 喜欢上一个人很容易。 她天天往他书房跑,安静的看着他,岁月静好。他救下鲛人的事终究被其他势力知道,纷纷发起攻击。 她受了重伤落海逃过一劫,他为了护她周全,拼死被逼到海边,坠海。 她吐出了鲛珠,送进他的体内。她知道,她大限将至。他睁开眼,看见脸色苍白的她,一把揽进怀里“云烟,你…”“如陵,好好活下去,忘了我吧,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她气若游丝,他流着泪。 他眉间出现了诛心印,她灰飞烟灭。
1
5
昔日,他为她种了满园牡丹。如今,他将她打入冷宫,只因她是罪臣之女。离去时,她一身红色霓裳,踮脚舞了最后一次霓裳羽衣曲。一曲终完,她倒地不起,他冷眼离去,眼角却带着一滴泪。
1
3
第一次,她上山采药,摔落悬崖,他一身黑衣锦袍搂上她的腰救了她。 第二次,她在河里采荷,落入水里,他依旧一身黑衣拦腰将她抱起。 第三次,她是秀女,他是护送秀女进宫之人,这次她哭着让他救她却只是冷眼相看。 三次的见面,难道只是无意么,终究败给了礼仪。 后来的她一身霓裳,他单膝跪地,曾经的爱人成了俯首称臣。
0
0
那一日,他送她一件火红的嫁衣,笑问 待我金榜题名 ,你便穿它嫁我可好? 她含笑点头。  于是,她开始一日一日的等待 可谁知,竟等来他病逝的消息和一具冰冷的棺椁 她抱着他哭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傍晚,她遣走守灵的人,换上那身火红的嫁衣,来到棺前,伸手打翻了烛台,火光,蔓延而起,她嫣然一笑〖待我金榜题名,你就穿它嫁我可好!〗〖好〗 【倾余生成全你一世誓言】
0
0
沈巍曾经对赵云澜说“我愿意为了你活着,也肯为了你去死。我求仁得仁。你从没掉过眼泪,也别为了我哭。”十万丈幽冥全都压在身上,他流不出眼泪,可疼到了极致,大概就只好流血。
0
2
最后的最后,沈巍已死,赵云澜为了守护正义化成了灯芯……在虫洞里,沈巍对赵云澜说“我们打个赌吧”,赵云澜说“赌什么?”,沈巍说“不管过了多久,不管去到哪里,你我总有一天,还会再相见的。”在未来的某一天,不论何时,不论何地,想念的人终会再相见。像是他们,也像是我们。
0
0
书生仿佛永远都是那副严肃禁欲无喜无怒的样子。 在又一次试图惹怒书生失败后,妖恼怒的缠到书生身上,搂着书生的脖子,突然意外的发现书生脸上表情竟有些不自然。 他咯咯的笑了:“你喜欢男人?” 没想到书生大方承认:“我是喜欢男人,所以你再靠近一厘米,我就要对你图谋不轨了。”
0
0
“娘子,你可曾后悔嫁我?”碧君轻声问道 “那相公可曾后悔娶我?”琉璃转头娇笑 “当然不曾!能与娘子一起,乃是我修了几辈子的福气!娘子,此生我定不负你”碧君信誓旦旦,琉璃美目流连。那日,一纸圣旨悄然降临“南王碧君,迎娶丞相千金。若抗旨不尊,满门抄斩!” 古枫树下,两人相依而坐。 “相公,你可后悔娶我?”琉璃偏头笑问,只是笑容苦涩悲凉。 “娘子,对不起!”碧君欲言,奈何被琉璃用手掩住了唇。 “相公,可琉璃后悔了!琉璃还你自在可好!”话语未落,一柄匕首已莫入胸腔。 碧君噩然,不曾落泪。只是转手将匕首送入自己胸腔,紧搂琉璃,低声诉道“娘子,我从不曾后悔娶你!碧落黄泉,我定不负你!” 千年之前,他自九天而来,遇见情窦初开的她。这就注定了他的劫!奈何他是九天上神,她却人间凡子。 他宠她,疼她,怜她,却独独不能爱她!她一心一意,无怨无悔跟在他的身侧,只为他双眸含情。 他本欲陪她些许年华,看她平安一生,便回九天,再不问凡尘之事。奈何她红颜薄命,双十年华,即将离世。 他不惜逆天改命,自悔道行,只为她一世安康。 千年之后,碧落涯前。她美目巧畔,笑容如花。望着他一步步走到身前,别无他话,只诉一句“好久不见”
0
3
春风清浅,似唱一首唱不完的桃夭。那一阵柳,拂过河岸,拂过河岸上的人,俱是一阵阵的松快。当时好时候,就在那样好的柳树下,我见到了你,从此,便是一眼万年的邂逅。
1
0
#椿# #湫# 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0
0
那年她五岁他九岁“祁墨哥哥,我想吃糖葫芦。” “好,我买给你。” 那年她十岁,他十四岁“祁墨哥哥,我想看桃花。” “好,我陪你去。” 那一年她十四岁,他十八岁“祁墨哥哥,我想放花灯。” “好,我陪你。” 那一年,她十六岁,他二十岁“祁墨哥哥,爹爹说:我到了嫁人的年纪了。” “好,我娶你。”
0
2
他是野心勃勃的皇子,她是武林世家的传人。她爱他,他也口口声声说爱她。他说他想要这江山,她没有一丝犹豫,说我帮你。那天她着一身白衣,杀了皇帝。他一身戎装带着一群士兵破门而入。他用剑指着她,挥手让身边的士兵放箭。血染红了白衣。他知道她完全可以躲开,可她没有。最后他笑着问她,你后悔吗. 她也笑了.我不后悔,只是后悔爱错了你。
0
1
那日,黄金战甲,金玉钗头,他与她巧见于宫闱深处。抬首相视一笑,二人终究无言以对。 彼时一年,他招兵买马,暗谋围杀储君。她知那乃是死罪,苦言相劝。奈何红颜一语又怎敌过万里江山的诱惑,此去三年,再无音讯。三年后他龙袍加身,封她为后,许她一世繁华。但后宫佳丽三千,他每晚处处流连,独留她一人独守空房。 翌年,外军来袭,他带兵出征,她要跟去。他不肯,她言“只要你让我随你一起出征,待此战胜利,我就会离开”他终是答应,不过最后的代价是她要离开他的身边。她一袭银白色铠甲,坐在火堆旁。“将军,敌人已经退军了。”“嗯。”她只是轻轻回应一声,这一仗打了半年之久,终于胜了。可她却一点喜悦也没有,这半年以来的陪伴已然足够。她抬了抬眸子,望向不远处的营帐,那个身影依旧在不知疲倦地看着军书。随后她的目光转遥远的天际,只见夜色如墨,弯月如勾。 翌日,她约他于山崖之上,他问她为何不走,她只说想见他最后一面。他说当初她说过会离开这个地方的。她只是笑言原来你最后还是想要我离开。语毕,跳下万丈悬崖。他惊恐,想抓住她的手,却什么也没留下。他痛哭,他原只想她离开这是非之地,护她平安,怎料结局如此,最后他痛失挚爱,郁郁而终。
0
1
专辑名*
描述
标签
Tips:多个标签用逗号或回车键隔开,最多添加5个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