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9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8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13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13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5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4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1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9
我从来不相信 一个人会忙到连信息都没空回 见过异国恋熬到早上陪对方聊天 也见过开一天会抽空都会给对方打个电话的 人就是不愿意承认 安全感这东西哭闹都得不到的 他就是没那么喜欢你而已
0
9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2
1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1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1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2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2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3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1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0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1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1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2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0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0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0
0
遇到你真不错 摄影:洪小漩 出镜:磊子 进大学宿舍时第一个遇到的便是磊子。她大大方方地把自己介绍给初次见面的同学,稍微攀谈几句,你便对我说:我有两张饭票,我们一起吃吧。 从这一顿开始,磊子、我,外加超男,一起结伴吃了好几年。 磊子是个做事极其坦荡的姑娘,洒脱的样子总是让我既羡慕又不好意思。 大学社团纳新,对我们这种刚刚经历高考,被压榨地灰头土脸的孩子来说,是件有趣的事情。当我在一众摊位前徘徊时,磊子已经在不少社团登记好姓名专业班级和电话了。她似乎总觉得,不做点什么就对不住自己的大学生活。 一日,她对我说,回校的路上,她看到车上坐着一个男同学,看着实在是很顺眼。下了车后,她便追了上去,说,你好,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对天发誓,磊子真的是想交个新朋友,无关风月。 有时候,在学校里看到女同学牵着小狗散步,她也会一个箭步上前,眯起眼笑呵呵问道,嘿,姐妹儿,你这狗不错,叫什么呀? 她上前的速度太快,前一秒钟还在我身边,后一秒,已经在五米开外,逗狗聊天了。 有时候走在学校小道上,我会咬着耳朵告诉磊子,刚刚某个擦肩而过的男孩子很帅,磊子就会说:啊呀,我没有戴眼镜,没看见,你等我回去再看一眼! 她说着作势折回去要一睹芳容的模样把我吓坏了,慌忙制止。她又咯咯直乐,说,我逗你玩你,看你着急的样子好有趣。 你才有趣,谢谢老天安排我在大学里认识了你。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