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

截图(●◇●)嘿咻
0
0
截图(●◇●)嘿咻
0
0
截图(●◇●)嘿咻
0
0
截图(●◇●)嘿咻
0
0
截图(●◇●)嘿咻
0
0
(●◇●)嘿咻
0
0
(●◇●)嘿咻
0
0
(●◇●)嘿咻
0
0
忽然,他的脸被什么碰了一下,顾昀觉得一只手捧起了他的下巴,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扫过他的嘴唇,说不出的暧昧缱绻。 长庚坐在床边,倘若顾昀这会能看得清,就会发现长庚其实只草草披了半件衣服,头发也散着,肩颈手臂乃至于头上插得到处都是针,活脱脱是只温文尔雅的刺猬,他木头人似的僵坐在床边,扭个头都吃力得很,脸上一应喜怒哀乐的表情也都给针封住了,哭不出笑不出,只好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当一个俊俏的大人偶。 而尽管这样,他眼中仍有红痕未褪。 几日以来,长庚身上的乌尔骨几次发作,陈轻絮迫不得已施针强行封住毒素,把他扎成稻草人。 稻草人用那半聋听不见的声音低低地说道:“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我真要疯了,子熹。”
0
0
忽然,他的脸被什么碰了一下,顾昀觉得一只手捧起了他的下巴,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扫过他的嘴唇,说不出的暧昧缱绻。 长庚坐在床边,倘若顾昀这会能看得清,就会发现长庚其实只草草披了半件衣服,头发也散着,肩颈手臂乃至于头上插得到处都是针,活脱脱是只温文尔雅的刺猬,他木头人似的僵坐在床边,扭个头都吃力得很,脸上一应喜怒哀乐的表情也都给针封住了,哭不出笑不出,只好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当一个俊俏的大人偶。 而尽管这样,他眼中仍有红痕未褪。 几日以来,长庚身上的乌尔骨几次发作,陈轻絮迫不得已施针强行封住毒素,把他扎成稻草人。 稻草人用那半聋听不见的声音低低地说道:“再有一次这样的事,我真要疯了,子熹。”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