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胡同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1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1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1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2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1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深藏在北京胡同的神级饭店,暑假来帝都挨个吃一遍
0
0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0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0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0
在微博上看到不少朋友转发我画的北京胡同,那就再发一些胡同与大家交流[作揖]。虽说胡同的生活有苦也有乐,有时也有抱怨和不平,但我看到的北京人都是爽朗大气、古道热肠,有一股天子脚下帝王之都的豪迈。他们会把大杂院打扫干净,在有限的空间里栽花种草;用几片玻璃黏成的鱼缸养几尾金鱼;一大早提着鸟笼去遛鸟,一边走一边来几句京剧。当阳光洒满四合院的时候,我架好画架,打开画具,总会有大爷大声对着我说:“嘿!画家!画咱家院子嘞!”
0
0
  • 1